武磊回国之后中资俱乐部留洋模式还能行得通吗?

北京时间8月11日,上海海港俱乐部正式宣布了武磊回归的消息,这位中国前锋就此结束了自己3年半的留洋之旅。

在西班牙的3年半里,武磊共计为西班牙人打入16球助攻6次,有过攻破巴萨球门的高光时刻,也有本赛季枯坐冷板凳的低谷。最终因为家庭因素,武磊选择了提前结束与西班牙人还有两年的合同。当西班牙人俱乐部宣布他离队消息时,西班牙球迷纷纷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了对这位中国前锋的祝福。能够获得当地球迷的认可,武磊的留洋之旅已然成功。

或许未来还会有球迷按照惯例调侃“后武磊时代的西班牙人该何去何从”,但这次戏言可能会成真。因为在不久的将来,这家吸引中国球迷关注的俱乐部可能将彻底告别中国元素。

早在今年7月,《马卡报》就曾透露陈雁升准备出售西班牙人俱乐部的消息,虽然俱乐部CEO很快否认了传闻,但数字却不会说谎。据统计,陈雁升拥有的星辉娱乐收购西班牙人俱乐部后,2016年至2020年共计取得3.41亿元的收益。但2021年,西班牙人的收益为亏损3.13亿元。同时公司现金吃紧。截至2022年一季度,星辉娱乐货币资金仅2.06亿元,但短期借款高达6.92亿元。同时公司有7.48亿元商誉压顶。

外界对西班牙人俱乐部估值为2亿欧元,在这样的条件下,星辉娱乐出售西班牙人俱乐部似乎也变得顺理成章。唯一值得惋惜的是,在当年浩浩荡荡投资国外俱乐部的潮流中,西班牙人是少有的长期坚持并收获成功的中资俱乐部之一。

2016年初,星辉娱乐收购了西班牙人俱乐部54%的股份,成为了俱乐部大股东,随后陈雁升和他的团队成为组成新的董事会,陈雁升本人则成为了俱乐部主席。不同于阿斯顿维拉、AC米兰背后这样来去匆匆的中资,星辉娱乐在收购西班牙人后的几年里都在认真打理俱乐部,让这支球队从西甲中游不断攀升,终于在2018-19赛季拿到了欧战资格。虽然球队在2020年不幸降级,但他们只用了一个赛季就回到了西甲联赛。

作为一家中资俱乐部,西班牙人也在努力帮助中国足球发展。武磊并不是西班牙人签下的首位中国球员。早在2016年,西班牙人就签约了18岁的中国小将胥栩,但胥栩的留洋之路并不顺利,很快就离开了西班牙人,此后西班牙人才将目光对准了武磊,为了打消一切顾虑,西班牙人也曾向上港方面保证不会出现“出口转内销”。

在中国足坛达成让球员留洋锻炼的共识后,万达曾大规模组织青年球员前往葡萄牙等国留洋学习,钱宝、大众也曾尝试以赞助合作的方式将张稀哲、张呈栋送往五大联赛球队,这些尝试最终以失败告终。只有中资收购欧洲俱乐部,才为中国球员勉强提供了一条留洋道路。

西班牙人俱乐部之外,狼队也在2018年签下了小将何朕宇;香港冠军联盟控股有限公司在2020年收购苏黎世草蜢后,在近两年里先后签下男女足国脚李磊和张琳艳;刚升入法甲的中资球队欧塞尔也曾积极推动和中国足协的合作,希望能够让中国青少年球员组队留洋。

但现实却并不像计划中那么顺利,何朕宇迟迟没能迎来为狼队出战英超的机会,李磊在22-23赛季开始至今也只为苏黎世草蜢登场一次,至于由足协组织青年队前往法国或是克罗地亚参加比赛也迟迟未有进展。

这一切成功的基础首先源自于星辉娱乐保持着对西班牙人俱乐部长期、稳定地运营。在前几年中资收购欧洲俱乐部的浪潮中,不乏有AC米兰和国际米兰这样的欧洲足坛顶流俱乐部。但中资进入AC米兰后迅速经历高开低走,赛季初疯狂投入引得球迷高呼“We are so rich”,赛季结束却因无法偿还高额负债被埃利奥特收走俱乐部。国际米兰虽然在中资时代拿到了阔别已久的联赛冠军,但在失去苏宁集团的助力后,俱乐部近年来也被财政问题困扰,2021年甚至还向橡树资本贷款2.42亿欧元。同样出现财政问题的还有阿斯顿维拉,最终不得不将俱乐部出售给了NSWE公司。当这些中资俱乐部自身麻烦不断时,何谈帮助中国球员的问题。

而狼队虽然和西班牙人一样拥有长远的计划并保持在英超中上游位置,但他们所在的英超联赛,海外球员需要获得劳工证,此前王霜就是因为劳工证问题最终放弃了前往英超踢球的计划。这样的条件下,何朕宇想要代表狼队出战英超就变得愈发困难。

另一方面也无法忽略的是中国球员自身实力问题,武磊纵使被球迷百般诟病,也无法掩盖他是近年来中国足坛最优秀球员的事实。虽然中国队折戟2022年世界杯预选赛,但武磊却在预选赛阶段打入12球,在亚洲范围内仅次于阿里·马布霍特,高于同样旅欧的南野拓实和阿兹蒙等人。也正是如此,武磊才能在西班牙人获得比赛机会,最终成为第一个在西甲收获进球的中国球员。

武磊回国之后,中国足坛很难再找到具备五大联赛出场实力的球员。一味地让欧洲俱乐部接受本国球员,有时只能适得其反。

在中资收购欧洲俱乐部的同时,日本企业也曾加入到了行列中。2017年,日本互联网巨头DMM入驻比甲圣图尔登俱乐部,此后这家俱乐部就成为日本球员在欧洲的留洋基地,其中镰田大地远藤航和富安健洋都从这里走向了五大联赛。此后DMM不断运作J联赛球员前往圣图尔登,2018-19赛季球队中的日本球员一度多达6人。

到了2021-22赛季,圣图尔登阵容中的日本球员更是高达8人,但实际上能够获得稳定出场机会的只有门将施密特(日美混血)等少数球员,其余球员由于实力问题只能成为球队边缘人物。赛季中期,圣图尔登一度遭遇五连败,最终以比甲第9名结束了这个赛季,无缘争冠附加赛和欧战资格。

日本球员无法为俱乐部带来成绩上的提升,圣图尔登球迷近年来也表达了不满。去年9月对阵亨克的德比战,只有6000名圣图尔登球迷进场观战,很多球迷通过这种方式来抗议俱乐部。当地记者甚至表示俱乐部正在遭遇危机,和球迷渐行渐远的情况需要引起高层重视。于是圣图尔登管理层做出妥协,在2022-23赛季开始前缩减了队内日本球员的数量,只留下了门将施密特、后卫桥冈大树、中场香川真司和前锋林大地。

前往欧洲高水平联赛效力无疑是所有亚洲球员的愿望,但高水平联赛也意味着更激烈的竞争和更严酷的生存环境,并非所有亚洲球员都可以适应欧洲足坛,留洋之路上打铁还需自身硬。

对于欧洲俱乐部来说,他们当然愿意签下更多海外球员,这对俱乐部开拓海外市场大有裨益。以拜仁慕尼黑为例,2011年签下日本球员宇佐美贵史后一直不曾放弃从东亚签下球员,2018年他们签下韩国球员郑优营,2022年前后更是签下了中国球员刘邵子洋和韩国球员李贤珠。

2021年初,拜仁慕尼黑与武汉三镇达成合作协议,共同致力于中国青少年球员的培养工作,刘邵子洋成为两家俱乐部共同培养的第一位球员,在加盟拜仁慕尼黑后刘邵子洋被租借到了奥地利克拉福根俱乐部锻炼。但这位18岁的中国小将,同样要面对快速适应欧洲联赛的问题,此前宇佐美贵史和郑优营均因此没能留在拜仁慕尼黑。

从上世纪80年代末柳海光、贾秀全、古广明等人前往欧洲足坛踢球起,中国球员留洋就是成为了一个经久不衰的话题。如今这条路对中国球员为何变得愈发艰难,值得中国足坛每个人思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Posted o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